新闻中心

带量采购,医药大省开始了

  目前带量采购已经形成了国家--市三级梯度以及联盟维度的采购体系……  

分层带量采购

   昨日(324日),安徽省医保局公布文件《关于推动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工作常态化制度化开展的实施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,对带量采购工作常态化做了进一步规划。

  从文件来看,药品实施范围主要为临床使用量大、采购金额较高、并且符合临床诊疗规范、竞争较充分的临床常用过评药品。值得注意的是,安徽省表示:会优先选择国家基本药物和基本医疗保险药品目录内药品。

  在安徽省上一轮带量采购中,药品范围为符合临床诊疗规范、竞争较为充分的临床常用未过评药品及通过一致性评价小于3家的药品。

  某种程度上,从安徽省的文件可以看出,过评产品不参与「地方带量采购」已经成为各省的共识。

  与此同时,安徽省强调,未来会上下联动,分层推进:积极参加国家集中带量采购;常态化组织省级集中带量采购——落实长三角医保一体化要求,积极探索长三角区域药品联盟采购;有序推进市级集中带量采购,加强对市级集中带量采购工作的示范指导和统筹调度。

  也就是说,安徽省作为老牌医改省份,提出了「分层」推进带量采购的概念:从全国集采到省级/省际带量采购,再到市级带量采购多层嵌套,这或许是一个典型信号。

  江苏省医药有限公司零售部采购经理贾小庆告诉赛柏蓝:目前带量采购已经形成了国家--市三级梯度以及联盟维度的采购体系,分层的最大好处可以照顾到区域用药习惯。针对分层,他更看好的是省级主导的模式,国家级抓大,省级放小,才是成熟的带量体系。

 “目前带量采购在一些地方已经泛化,原本是过评可以入局,慢慢的未过评也可以入围,只依据上一年度的销售排名,进行带采,原则是以节省医保资金为主。”

  他表示:分层的好处在于可以“照顾”到区域用药习惯,毕竟南北用药还是有差异的。

多个带量采购同时进行

除了分层采购的模式,山西省也因同时参与了多个采购联盟而引起了业内的广泛讨论。

   比如,山西省参与了陕西牵头的11省联盟(陕西、湖南、海南、山西、广西、贵州、甘肃、宁夏、青海、新疆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等十一省(区、兵团)),六省二区省际联盟(四川省、山西省、内蒙古自治区、辽宁省、吉林省、黑龙江省、海南省、西藏自治区。

  对此,贾小庆认为:山西省参与的组织带量采购是由陕西省牵头,环西部、西南十省联盟带量采购,之所以参加联盟形式的带量采购,根本的原因是基于体量的问题,同样的也有四川牵头的六省二区和重庆市牵头的五省联盟带量。未来联盟采购可能成为主方向,毕竟联盟的影响力还是具有一定杀伤力的。

  按照各地区的千人均医师供需匹配,国内的分布主要为华北>华东>东北>西北>华中>西南>华南。因此,根据行业数据,每千人口拥有医师数最多的三个地区为依次是北京(4.63人)、浙江(3.33人)和上海(2.95人)。

  此外,从经济发展的角度,经济圈也明显是东部大于西部。拥有医院资源、医生资源以及经济优势的区域用药体量明显占有优势,那么优势不那么明显的,唯有抱团以体量换价格。看看国内百强医院的分布就能知道,带量采购中哪些地方具有单干的话语权。贾小庆强调。

行业大考,如何应对?

   201811月《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》审议通过以后,从4+7试点到全国扩围,再到第二批、第三批集采,第四批集采也于今年5月落地执行。截至2020年,实际采购量达到协议采购量的2.4倍。

  除了全国集采外,地方将重点针对国家组织集中采购之外,临床使用量大,采购额高的品种,开展规模性的集中带量采购,从现有趋势来看,地方招采会有联盟性,要以省级平台为中心,推荐主张区域性跨区的联盟。生物类似药、中成药的大品种纳入集采也即将在不久之后实现。

 集采对品种的价格冲击肉眼可见,以耗材为例:今日,据媒体消息,在冠脉支架通过集采价格大幅降低后,同为冠状动脉相关治疗所必需的冠脉扩张球囊的价格仍偏高。京津冀“3+N”联盟团购冠脉扩张球囊。此次采购共72个产品中选,价格从均价3401元下降至319元,平均降价90%。首年意向采购量达到31.5万个,预计节约9.42亿元。

   带量采购不断深入、再加上省采降价采购等,药品出厂价已被击穿,没有代理费用空间,一批医药代理商正在面临时代大考。

  对此,上述专业人士认为:目前带量采购的盲点是中成药、独家药物。虽然中成药一直在谈带量,但是标准化难上加难。独家药物目前不会被带量采购关注到,这两个目前风险还是比较小的。